© 2019 by MIHK818. Proudly created with MIHK818.COM

【蘋果果籽抗暴之戰】玩具迷量產figure撐手足 受政治打壓要分7國生產

常言道:「兄弟爬山」,在香港這場抗暴運動中,大家都用上不同的抗爭方式,就連曾自稱只愛在家玩玩具的宅男,也帶着玩具走上街頭,由當初強調自己只是作「記錄」,到今天落手落腳量產自家figure籌錢撐前線,當中的改變都是由強權政府和林鄭教我們的。「兄弟爬山——正是我們構思這對孖生兄弟figure阿榮和光仔的概念。」「香港人製造」的阿C和阿長坦言沒想過製作玩具也會受打壓,「原來政治早已逼到埋身。」




「考慮正式量產化前,已想過會否遇上打壓,影響生產,但原來第一個打壓的卻是自己。」他們笑說。訪問開始前阿C和阿長先叮囑記者要關上迷你倉的門,「都唔知隔籬係乜人,一陣原來係深藍嘅,唔知會對我哋同啲貨做乜㗎嘛。」雖是半說笑性質,但也可感受到他們的憂慮。

心中有鬼「企咁後都要驚?」

細問下才知道原來他們租倉的位置也不敢太近自己居所,寧願走遠一點,除了怕被騷擾,更怕禍及家人。阿長說:「現在最可怕的是大家自己驚,沒有人說有問題,好像這一把遮配件,不少玩具店一看已說:『遮喎?而家邊做得遮㗎?』」不過他們的擔心其實也不無道理,因為當他們剛開始做網站宣傳時,阿C竟然收到來歷不名的騷擾電話,甚至恐嚇:「說我知道你是誰你在哪,小心俾人打。」雖然怕,但既然開了頭,惟有頂硬上,「我哋企到咁後都要驚?驚得幾多?」

過了心理關口,便要開始動工,跟自娛自玩找配件不同,要正式量產,一切都要有圖有根據,設計打辦一腳踢,不過問題原來才剛開始,「起初不少店舖和廠家都說可以幫手,當作支持運動,但到真正落實卻大多推辭。」一些如頭盔、口罩、襯衣等有關反送中題材的東西,都會嚇怕廠商,就連店舖也不敢接單,「七八成的店舖也不敢賣,敢賣的,也告訴我們收到恐嚇電話說要淋油。」強國生產當然沒可能,也有違他們初衷,只是想不到打壓已蔓延至外地,結果幾經波折,一套人偶竟然要分七國生產,「可能已做好雛型準備投產時,才突然跟我們說因為某些原因不能再做,甚至試過生產中途被暫停,說不能再做,再生產的話會有麻煩,其實對我們來說也很挫敗。」幸好經過多次嘗試,不同部件在台灣及東南亞各國分拆生產,最後也能完工。至於哪個國家生產哪一個部份,二人都三緘其口。頭雕是figure的靈魂,而阿榮和光仔雖然似樣,但其實也稍有分別,而它們其實也源於同一個人,「起初我們希望能做一個能代表香港人的角色,討論了很久,有次剛好在看有關抗爭的資料突然響起《海闊天空》,便想到以黃家駒作藍本。」不過為了滿足自己,頭雕中其實也融合了小量阿C和阿長的元素。至於其他服裝配件,亦盡量保留他們的原作風味,頭盔、眼罩、口罩、tee、雨衣、路牌盾牌、毛巾等,統統都在套裝當中,好讓大家能呈現抗爭的場面。


盈餘歸手足 不吃人血饅頭

跟不少抗爭產品一樣,他們都會把成本外的盈餘捐給手足:「有人說我們定價高,但其實我們要分多國生產,加上我們沒經驗,量也不算多,所以成本較高,捐款也不多,但我們絕沒吃人血饅頭,問心無愧。」他們亦把其中五套人偶作拍賣,價高者得,中標者只需把款項直接捐到心儀的有關基金或機構即可。

阿長說:「心態其實也有一點改變,當初我們強調只是『記錄』,但如今濫暴、中TG早已殺到每一個香港人身上,我們也只有用自己的方式去支持。」阿C更突然感慨流淚說:「望着前線中催淚煙中彈,我很難受,無力感很大,我問自己可以做甚麼?為何那些年輕人要如此受苦?如果我們再甚麼也不做,香港便沒有了。」 除了捐錢,他們更希望透過玩具,用另一個角度宣傳這場抗暴運動,「曾有外國傳媒訪問過,有迴響有人關注已經很滿足,不是要關注我們的產品,而是關注這一件事,認真說,香港現時正在求救,越多人知越多人幫手越好。」好。

記者:韓繼聰 攝影:果籽攝影組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41 次瀏覽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0